飆速宅男衍生 
東堂/卷島


 

「我喜歡你,小卷。」

東堂今天第八次的告白被卷島無視過去,一如先前的七次,一如每個昨天累計到剛才的一百七十次。 

說是無視也不完全正確,卷島聽到了,也頓了一下,但沒有說出東堂想聽的回答。其實除了正面的回答之外,卷島跟他的相處模式幾乎已經替卷島回覆了東堂的告白,以及他對東堂心意。  

東堂第一次告白的時候卷島跟他一樣紅透了耳根。東堂安靜又忐忑地等著卷島的判決,而卷島卻沉默了很久,直到有人經過,打擾了他們。見卷島一副想裝傻過去的樣子,東堂急得脫口而出要卷島說點什麼。 

「我知道了咻。」  

的確是說了點什麼,但就跟沒說一樣。  

所以才有東堂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第許多次的告白。不是每次告白後他都記得要卷島說點什麼,但東堂剛開始每次這樣要求都很緊張。當然是在緊張卷島會說出什麼拒絕的話,不過大概在第四十次之後,他才恍惚地意識到卷島應該是接受他的。  

東堂在第七十七次的時候,被卷島親吻了。不過東堂不接受這樣的回答。他被吻了之後還是厚著臉皮對卷島說他想要親耳聽到回覆。  

「說喜歡我真的很難嗎?」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很難啟齒咻。」  

「這是很自然就可以說出口的吧,我示範給你看。」  

東堂拉近了卷島,細細地吻了一會兒。 

「我喜歡你,小卷。」  

卷島微微張了張嘴,含糊地說了類似我知道了的話,就湊過去又吻了東堂。東堂覺得就差一點了, 差一點卷島就會脫口而出,說出那句他想聽到不行的話。 

所以東堂給自己的新挑戰就是製造出讓卷島可以順勢說出口的情境或氛圍。

像今天的約會就是東堂策劃的,雖然在一般人眼裡,一同參加公路車爬坡比賽真的沒有什麼情趣可言。 但每次到最後奪冠的關頭都只會是他們兩個人在較勁而已,他們會狠狠地把其他選手甩在身後。 

整個坡道都是他們閃閃發光的舞台。東堂可以看見卷島的髮尾隨著他搖晃甩動車身的時候同樣也甩出點點的水珠,那時候的卷島嘴角會掛著若有似無的笑。 

東堂想應該是沒有人可以發現這件事情的,也只有他在這麼近的距離可以發現。卷島在爭奪山頂的時候會笑。 

「我喜歡你,小卷。」  

衝過終點線的時候,東堂這麼說了,倒也不是說他覺得這是個會讓卷島開口的好時機,他只是想說而已。不過他想卷島有聽見了,畢竟他們只差了不到二十毫米。 

在下山的接送專車上,東堂自然跟卷島坐在一起,剛開始還醒著說話聊天,不久兩個就靠在一起睡著了。在東堂完全睡著前,他的頭已經倚在卷島肩膀上。 

「我喜歡你喔,小卷。」 

字與字之間有些模糊、黏膩,又小聲,但卻足夠清楚聽見每一個字的真切。

 卷島的頭也已經抵在東堂頭上,他也昏昏欲睡的。 

「我也是咻。」 

又離東堂想要的回答近了一點。 

一天過去,在他們分開各自回家之前,東堂又告白了六次,還是沒有成功。 

「看來,不是今天咻。」 

「總有一天會成功的,小卷你給我等著。」 

到底誰等誰了。 

聽著東堂的歪理,卷島忍不住笑了。趁著東堂因為他的淺笑而走神的時候,卷島主動抱住了東堂,親吻了對方不斷坦率說出喜歡的嘴唇。 

等我呀盡八。 

雖然不是今天,但總有一天。
 

 
 

Fin.





是昨晚看電影的時候的電影台詞。

Do you love me?

No. Not today.

覺得好想要寫呀,可是我就寫成這樣了...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