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衍生
東堂/卷島


 

東堂的惡夢很不像是惡夢,因為他的夢總是明亮,清爽。通常是在山頂,偶爾是在海邊,但從來都是有一片湛藍的天空,和大塊白色的雲朵。微風輕吹,空氣裡有青草樹木的味道,換到海邊就是潮水的鹹味。

卷島裕介也會在他的夢裡,穿著最普通的白西裝,長長的頭髮剪短,恢復成原本的淡茶色。手裡挽著另一位穿著白色禮服的女性。

「吶,盡八。」

卷島會走過長長的紅毯,留給在親友席的東堂一個他已經有另一個人陪伴的背影。但每當走到紅毯盡頭,卷島總是會回頭過來,準確無誤地找到在眾多來客裡的東堂。

「你會祝福我嗎?」

不會,不會,打死都不會。

心裡是這樣在嘶吼,但是嘴巴卻不同調。

「當然會呀,小卷。」

這個惡夢是東堂沒有對卷島說的秘密之一。

不過倒也不是什麼嚴重的理由導致他不想說,只是東堂拉不下臉,他覺得說了大概會被卷島笑。

會有這樣的夢起因大概是因為卷島的大哥跟小妹都在近期陸續結婚了。小妹結婚的時候有這麼一句「不知不覺已經在一起五年,覺得是時候定下來了。」

那時候東堂跟卷島在親友桌,聽到心裡也忍不住咕噥著他們也長跑超過五年啦。到大哥結婚的時候,卷島家沒有結婚的小孩就剩下卷島裕介而已,親戚之間不免也會關心幾句。是沒有對象嗎?需要幫忙介紹嗎?

卷島倒是坦然,說有交往的對象了,但其他是秘密。

東堂不是特別在意自己變成了卷島的秘密,因為卷島在這麼說的時候,手在桌子底下無比堅定地握緊了他的手,十指交扣。

但是東堂真的好想給卷島一個戒指。是要娶他,還是要嫁他都沒有關係,只要能讓卷島裕介可以成為東堂盡八的伴侶就好。

東堂想著,卷島細長的手指戴起戒指來一定也會很好看。握著公路車的把手,換檔時手指輕扣的時候,難為情搔臉頰的時候,觸碰他的時候。

卷島其實挺樂於觸碰東堂的,不過他本人似乎沒有注意到。卷島總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手就已經放到了東堂的身上,不過大前提是只有他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東堂會挨在他的身上,卷島就會像在摸寵物狗一樣的摸東堂的臉側,耳朵。

當然還有做愛的時候,無論是瀕臨邊緣時扣在他的肩膀上,或是在事前擴張時刻意戳弄他敏感處的剪動。

一回想起來就很很沒完沒了,但東堂真的想在卷島的手指上安上屬於他們的戒指。

所以他找了一家可以訂製銀飾的工作坊,揣揣不安地把DM遞給卷島看。他特意把婚戒訂製的那一頁翻開,詢問卷島的意思。東堂想過卷島的各種反應,有高興的、有害羞的,但沒有一種是卷島蹙起了眉頭。

「你有好好想過嗎,盡八? 」

卷島偶爾會用這樣的話吐槽東堂,但是那通常都是帶著笑意,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卷島是認真嚴肅地在質問東堂。

有呀,我好認真、好認真地想過了。

為什麼要這樣問我?

東堂在內心裡大吼,但他的理智告訴他,這個時候應該要打哈哈,要笑著道歉。

「你到底在想什麼咻。」

卷島把那份DM摺疊起來,毫不在意地放到一旁去。

東堂覺得自己任何話都沒有辦法說出口,維持住臉上的表情已經用光他所有的力氣。

「你忘記你家是開溫泉旅館的嗎?用銀飾的話會很快就變黑咻。」

卷島從他的側背包裡面拿出了一些鋼、鈦合金飾品的DM。攤在桌上像把大扇子。

東堂發誓剛才他所有在腦海裡跑過的蠢念頭一定不可以讓卷島知道。像是小卷不打算跟他一直在一起,小卷沒有認真想過他們的未來之類的,卷島知道了一定會又氣又好笑地揍他。

東堂也在想,他到底要多蠢才會去懷疑那個已經在他身邊多年,陪他走過各種風暴而不曾鬆手的人。

這個一定不能說。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