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速宅男衍生

東堂/卷島


 

卷島本來不是那種會過生日的人,從來不是。

不過自從他在高中的時候,生日莫名其妙地被東堂知道以後,卷島半強迫性地接受了生日會收到祝福,還有禮物這件事情。用東堂的說法,生日是一個人到來這個世界的日子,當然重要。然後就會接著一些讓卷島很難為情的句子,有些就像當時在IH的最後一天,東堂對卷島說的,很感謝有他在自己身邊。

可惜他沒有與東堂過到幾次生日就離開日本了。過去他跟東堂只有距離上的遠,但是到了英國連時間上都有了距離。卷島看著慢慢被雲層吞掉的日本,想著就算恢復到以前那樣也沒有什麼不好。他本來就不是在意這種事情的人。

因此當東堂提起他會來英國找他住幾天的時候,卷島 完全沒有往是為了要替自己過生日這個方面想。卷島嘴巴上說東堂也太煩人了,在心裡偷偷地想著東堂對他說過的每一句思念原來是真的。

卷島覺得東堂的那些想念可能只是一種客套性的說詞,是跟自己沒了話題之後東拉西扯出來的。直到東堂說他爭取到了五天的假期,說什麼都要到英國來看他,卷島才理解,東堂是真的在想他。

而自己,卷島自認自己其實懷有著不下對方的思念。

他在來到英國之後,才被哥哥點破的。他喜歡東堂,是超過了競爭對手、朋友的那種喜歡。這件事情卷島沒有打算告訴東堂,至少在他弄懂東堂怎麼想之前他不會。而且,卷島有些難為情地在心裡想著,那種喜歡著東堂的心情其實讓他覺得很滿足。卷島覺得自己可以一直維持著這樣的喜歡,他喜歡看著、聽著、感受著神采奕奕的東堂。即使只是單方面的喜歡卷島也覺得沒問題,只要東堂能夠高興地笑著,卷島不是很介意那個讓東堂歡笑的人是不是自己。

東堂是來替他慶生的。準備了禮物,還從日本帶了食材。如果卷島足夠敏銳就會發現東堂表現出來的氣氛似乎親暱地有點過頭,雖然久別的好友的確是會熱情一點,但是同樣是卷島但是身為兄長的REN經過兩天就確信那絕對不單純。

REN記得他的小弟弟帶著點苦澀,但是又像是想到什麼美好的事,淡淡笑著說自己大概只是單戀而已,所以要哥哥不用想太多。

REN在卷島生日當天一邊隨意捏造了個理由讓兩個互相單戀的人獨處,一邊想著結果根本是裕介想太少吧。

  「小卷,生日快樂。禮物的話...」

  「你都飛到英國來替我過生日了,已經是很好的禮物了。」

  「哇,聽起來真不像是小卷會說的話,難得地很老實呢。」

卷島沒什麼殺傷力地瞪了東堂一眼。東堂伸手把卷島攬向自己,拍拍他說只是開個玩笑表情不要那麼嚇人。

  「不過,接下我要說的事情,就是認真的囉,小卷你聽好。」

東堂單手覆上卷島的手背,認真地說著。

  「我喜歡你。」

語畢,卷島並沒有把手抽走,所以東堂把這個當成是個接受,就逕自伸手抱住了對方。

  「你怎麼會想選在生日這天告白呀?」

卷島回應他的告白的第一句話是這個。

  「因為這樣以後交往紀念日也可以一併慶祝啦,不然小卷一定會忘記。」

  「如果我不接受呢?」

這是卷島第二句話,東堂覺得胃部突然像是被狠狠地揍了一拳一樣。卷島的手還是在原位,沒有像他的雙手一樣給予另一個人擁抱。

  「這樣,至少你過生日的時候,會想到我喜歡你。至少你會想到我...」

東堂的話被自己哽住,他覺得自己的眼淚似乎已經流了出來。雖然東堂也知道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喜歡自己,但是他真的很想要卷島喜歡自己。希望卷島跟自己抱持著一樣的心情去喜歡對方。

  「真是個笨蛋。」

卷島這麼說的時候語氣溫柔,雙手也同樣溫柔地把東堂摟向自己。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