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筆記衍生

私設衍生。


 

對於解雨臣會詐死,黑瞎子一點都不意外。

畢竟自由就是種毒品,一旦嚐過其中的滋味就沒有辦法回頭。或者也可以說就像是嗎啡,一旦知道那種感覺就會念念不忘。

雖然那段時間他是像隻老鼠般亡命天涯地四處亂竄,但是黑瞎子想解雨臣一定愛死了那樣自由自在的生活。即使生活水平下降,即使是在逃命,但他可以作為他自己活著。解雨臣那段時間只要單純地想著逃命、活下去就好。

只要這麼簡單就可以活過一天又一天,對他來說,多好、多純粹。

黑瞎子也不懷疑解雨臣是曾經想死的,想給他自己一個放下重擔的退場。而,只要他還掛著解雨臣的名字活著,他就永遠無法放下。那是一種對於活著的厭膩,無止無盡的明天只代表了他要無止無盡地扛著那些他不想要的東西。

解雨臣沒想要活著,只是他還沒有死去而已。如果為了這整個局,他的死會具有重大效用的話,那對解雨臣來說應該也個是不錯的理由。

只是,黑瞎子想著解雨臣大概會捨不得吳邪自責。就像解雨臣自己承認過的,他的良善只剩下留給霍秀秀跟吳邪兩個人的量,沒有辦法再多了。

比起讓吳邪帶著愧疚,解雨臣還是選擇了自由。就說了那東西是毒品。

砍頭這個作法吳邪以前也幹過,只是這次不是他親手動刀的,而且場面那麼混亂,一個頭掉了也正常。沒了頭的身體其實沒有什麼好辨認的特徵,特別又是殘缺不全的那種。

不過,解雨臣還是被判了死。雖然黑瞎子知道吳邪曾經回去幾次過想找點解雨臣使詐的蛛絲馬跡,但是什麼也沒給他找到。

順便一提,黑瞎子出來之後基本上就是真的全瞎了。他留在那個眼鏡舖裡,他被神化了很多,像是什麼可以聽聲辨人、聞味識人之類的。黑瞎子才沒有那麼神,他可以聽到有東西靠近,他的嗅覺比較靈敏,但也就是這樣而已。

“你這裡還有在摸骨算命嗎?”

那是黑瞎子另一個比起經營眼鏡舖更賺錢的事業,幾乎都變成了他的主業。其實摸骨算命不是真的,但是人總是會被這種事情給騙了。以為知道過去的人,就可以預知未來。骨頭上會寫著那個人的過去,可能會有一點點的未來趨勢,但絕對不是預知未來。

“有的有的,麻煩慣用手伸出來一下。別緊張,說不準不用付錢。”

客人都是三三兩兩的,口耳相傳。

“欸,客人,你骨骼奇異,應該是個要成大器的人。”

“是嗎?”

“是呀,絕對是個英雄人物,你讓我摸摸你的肩膀。”

黑瞎子手搭上那個人的肩膀,似乎重心有些不穩,所以有些像是撲了過去,兩個人看上去像是一個差強人意的擁抱。

“別摔著了。”

那個人這麼說,卻是輕柔地把黑瞎子攬到自己身上。

 

fin.

 


 

就,我偷看了一下進度...

我真是取名廢這是第幾篇無題了(。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