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Fury (2014)衍生
Don /Boyd
 


 

 

 要Don記起跟Boyd是怎麼開始的,就跟問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於戰爭已經開始麻木一樣。那些都是不知不覺積累起來,等自己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發生了。Don不太記得跟Boyd親近起來的契機是什麼,不過這有可能是因為Boyd本來就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只要不嘲笑他的宗教信仰就好。雖然一開始幾乎所有人都對他的十字架跟聖經嗤之以鼻,但是戰場很現實,Boyd表現地無懈可擊,從來沒有因為那些宗教信仰而無法扣下板機,或是無法一刀劃開敵軍的咽喉。

Don想起來了第一次大概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天Boyd徒手扼死了一個敵軍。不是用機槍、手槍,甚至連小刀都不是,而是用雙手扼住對方的氣管,感受對方的掙扎漸漸變小,真切地感受一條生命從手中流逝。Boyd嘴角還掛著瘀青,脖子上也有著同樣深色的勒痕。其他人連同Don趕到Boyd身邊,Boyd跟那名敵軍扭成一團的時候誰都想過要去幫忙,但是距離太遠,而且開槍的話有一半的機率是傷到Boyd。

  Don注意到當晚Boyd一直不斷地在摩擦自己的手掌。他記得之前跟大伙無聊的時候談過,如果可以自由選擇的話會用什麼武器。Boyd說,槍,因為這樣不會在手上留下殺人的感覺。Grady笑著說那也要射中才有用,所以他選擇手榴彈。Gordo說當然還是選FURY。

  「Boyd,你還好嗎?」,在他不知道第幾次搓揉他自己的手掌的時候,Don忍不住問了,「說老實的,不太好。」,Boyd老實地回答,他翻一頁手中的聖經。在篝火旁他的表情不是很明顯,其他人的談話停了下來。

  「是早上那個德軍吧?」,Gordo遞了小酒瓶過去,Boyd沒有接過,「是,我很遺憾。」

沒有人預期到會是遺憾這個詞,Boyd繼續說下去,「我殺他的時候,他也掐著我的脖子,害我不能好好念給他的禱詞。」Boyd的這麼說的時候帶著笑意,Don笑了出聲。「就為了這個?你就遺憾終生吧。」,Grady覺得沒趣又拉著Gordo繼續剛才他們不知道說到哪裡去的話題。Boyd說他要帶著遺憾的心先去睡了。

  Don知道Boyd的笑是假的,他就是知道,所以他才會也跟著一起笑,讓那個玩笑感覺起來更真。既然Boyd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自己的失態,Don也不會揭露他。Don跟著Boyd進同一個帳篷。Boyd沒有睡只是坐在床邊盯著懸吊在那裡的一個十字架,Don走過去,拉著對方其中一隻手覆在自己的脖子上。Boyd像是被燙到一樣縮回了手,而Don堅持又把手扯回他的頸項之間。Don也在Boyd的床上坐了下來,拉了他的另一隻手到自己的脖子上。

Don的頸動脈在Boyd的手掌心底下跳著。

Boyd哭了。

  原本搭在Don脖子上的手變成環到他的後頸,Boyd沒有哭出多少聲音,大部分的聲音跟淚水都被Don已經洗不太乾淨的軍服給吸收了。Don讓Boyd的頭抵在自己的鎖骨上,等對方的肩膀不再抽搐才緩緩扶起對方的頭。

臉上多餘的液體用衣袖擦掉。Boyd嘴角的深色讓Don想都沒有想就吻了上去。

 

***

 

  Don有點忘了那時候的Boyd嘗起來是怎麼樣,大概是因為眼淚的關係所以會有一點鹹。不過這其實也沒有那麼重要。他要Norman快點離開之後又吻了Boyd一次,想著這是最後一次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