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後衍生
盾/冬 友情向(?)

  他把Captain America的一生都背了下來,所有對外公開的部份他都可以一字不漏地倒背如流。而隨著他在反覆背誦那個人的生平歷史的時候,一些關於Steve Rogers的記憶也一併浮現了出來。不多,有時候只是幾個畫面。

他有印象Steve很擅長畫畫,雖然關於這點還沒有任何相關的回憶來證明,但是他就是有這個感覺。他很希望自己有那樣繪畫技巧,因為他真的想準確描繪下來那些自己回想起來的記憶片段,即使他已經用文字反覆描述那些記憶,但他還是恐懼。他害怕如果那些畫面又從他的腦海裡面被抹去,那麼他到底有沒有辦法憑著那些文字去重新回想起來那些片段。

他或許可以記起Steve Rongers的母親的名字、可以記得那位女士的每一個小習慣,他可以反覆把那些小細節一遍又一遍地寫下來。可是他不敢保證,他能不能一直記得,記得當James還是個孩子跟那個同樣年幼又處在注射血清前的Steve與某個他已經不記得的小混混打架之後,那位女士一邊斥責他們一邊替他們包紮,他揪著Steve的衣角試圖轉移疼痛,而同樣也痛得要命的Steve居然還伸手安慰他的時候,那種無法言喻的安全感。

  一種錯位的感覺與日俱增。隨著越來越多的記憶出現,他漸漸覺得自己其實只是個穿著James外皮的仿冒品。於是,他提出了『再冬眠』的計畫,而且被採納了。無論Steve多不想,那個人還是蹙著眉頭同意了。雖然就算Steve不接受,他也會想盡辦法去做。

  「只要這個洗腦的程序在,除非殺了我,不然我就是一個潛在的危險。」,他記得他在向其他人提醒冬眠計畫時,自己就是拿這段話開頭的。「不,Bucky,一定還有其他的方法。」,Steve不出意料地第一個出聲反對,雖然那聲『Bucky』的稱呼讓他的胃下沉了一點。他控制住自己大吼大叫說自己不是『Bucky』的衝動,順著他原本預想好的說了下去。「那就讓我回去冬眠。」,對此,Steve倒抽了好大一口氣。「我說真的,要不殺了,要不就把我冰回去,直到問題解決。」他這麼說的時候指了指他自己的太陽穴,手勢隱約地做了一個看起來像是開槍的動作。

  「我以為情況在好轉。」,Steve這麼說,語氣裡面充滿著失望。說真的,他也同意Steve說的,情況真的在變好。剛開始留在瓦干達生活,才短短幾天的時間,他就恢復了很多關於『Bucky』的記憶。那些記憶十分美好,他們一起打過的架、去過的遊樂園;夏天赤裸著上身跳入游泳池,冬天不得不一起窩在火爐邊分享棉被。他看見更多過去在血清之前,那個脆弱、虛弱的Steve,他看見James是如何地守在他的朋友身邊。他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即使自己做了那麼多醜惡的事情之後,Steve可以說是近乎忙目的相信著『Bucky』所存在著的人性裡面有著的良善與美好。因為在看了那些記憶之後,連他也這麼覺得。那個從來沒有嫌棄過他體弱多病的朋友,那個從來沒有看不起、嘲弄過他身材瘦弱的朋友的James的確擁有著一顆正直善良的心。

但,那是『Bucky』,不是他。他就像在看著一部他人主演的電影,只是不其中一位演員有著一張跟他同樣的臉。

  他試著按照記憶裡的情境,演出『Bucky』,得到的就是Steve盛開的笑臉。他記得那個笑容,在記憶裡面Steve都是這麼對James笑。但是在Steve以為他沒有看到的時候,或是Steve的表情沒有控制好的時候,他會看到對方露出一個疲倦、卻放鬆的淺笑。那是不存在於他所有回想起來的記憶裡面的表情。
以他可以想到的形容字眼來描述的話,那個笑容就好像Steve的世界已經毀壞到無法修復,但是他終於、至少得到了一點什麼,至少是一件Steve一直渴望得到的。不過在他心裡,他清楚知道,Steve其實沒有得到。Steve的世界依然破碎,那個人失去一切之後得到的不過是個演員、贗品,一隻不穩定的學舌鸚鵡。

他當然願意為了那個同樣也純粹善良、正直,受過許多痛苦經歷許多破事的Steve來假裝自己是那個『Buccky』,反正他有足夠可靠的情報來源去偽裝。但是他想Steve有天一定會發現的。或許是某天他在選擇食物的時候,忘記按照James的口味去選,而Steve會皺著臉問他怎麼今天口味突然變了,是不是生病了。至於他自己,或許也會因為長久的假裝而暴發出來。
   他知道自己只是個活著的武器。他只會執行任務,除此之外的他是無趣的空洞。除非有人可以對他下一個『偽裝成是James Buchanan "Bucky" Barnes』的指令,這樣說不定他就可以一輩子毫無破綻地飾演著『Bucky』。可是沒有人會給他這樣的任務,而且這也不應該是個任務。

從他們再次見面開始,Steve總是毫無保留、全心全意地支持他、信任他,溫柔、溫暖地付出、給予,這些其實是屬於James的,而不是『Bucky』的他,只是一片空白的他只能像個無底洞一樣地吞食掉那些溫度、光芒,卻沒有辦法回給Setve任何一點什麼。

  「你知道,這是最好的做法。」,在進入冬眠艙前,他這麼對Steve說。同時他的心裡也在想著,Steve不會知道,這個『最好』不只是指對於Winter Soldie若再次被洗腦r可能造成的殺戮,同時也是指Steve心中那個不可能觸及的期望。

他知道自己或許可以在不被洗腦的情況下,再也不會是Winter Soldier,但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再是Steve所知道的Bucky。

在被黑暗吞沒意識之前,他想著自己很像是宇宙中某種奇妙的星體。

 

 

 

fin.


傳說中的黑洞三部曲,這是第二篇,同樣也是那篇title有黑洞的CA3衍生文裡面不知道該怎麼放的內容。結果我反而比較擔心那篇文永遠沒有辦法寫完(。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