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刊物 [X-Men: Apocalypse]Erik/Charles小說本《You are The Hole In my head》第二部份試閱

 

 


 

 

「下雨了嗎?」,Charles的聲音從臥室傳來,聲音還帶著點剛睡醒的模糊。跟一般人的想像不太一樣,Charles其實不是早鳥的那種類型,尤其在可以遠離其他聲音的時候,他更傾向睡到中午然後被忍無可忍的Erik叫起床,而不是自己醒來。

  「大概清晨的時候就開始了,等我一下。」,Erik放下手邊的食材,洗手、擦乾雙手走回臥室把Charles從床上抱起來。浴室的格局不適合輪椅進出,Erik把人放到浴室裡面額外擺著的椅子上。見Charles沒有開始漱洗的動作,他問對方是不是想先上廁所。Charles回答沒錯,然後不是很認真地把Erik趕出了浴室。

Charles堅持過他的日常生活沒有不能自理到需要有人亦步亦趨地跟著的地步,這點Erik同意,但前提是留在學校裡面。那棟原本冰冷的Xavier大宅經過Charles跟Hank的改建真的成為了那些年輕變種人的另一個家。Erik在替他們重建的時候就注意到了,Charles跟Hank試著依照每一個變種人的能力需求設計屬於他們自己的私人空間,或者是在公共空間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感覺到舒適。Xavier大宅真正地變成了一所給變種人安身的學校。Erik知道Hank替Charles在學校設計了許多小裝置跟坡道讓他可以最大程度地自由活動,不需倚靠別人,Erik也知道,曾經屬於他的那個房間被保留了下來,沒有被動過。

  Charles固執Erik領教過,所以他會把那些Charles替學生們做的變動視為是屬於他的小小勝利。他想著,Charles既然知道當一位變種人背後擁有翅膀的話要給予更大的臥房而不是要對方盡可能縮小羽翼的揮動,那麼終有一天Charles會懂他說過的,要改變的是社會,不是變種人。

算準了時間,Erik敲了敲浴室的門,把已經整理好自己的Charles從椅子上抱起來。Erik已經打定主意了,不會在Charles有需要的時候把他留下。不會像在古巴海灘上那次,也不會像在佈滿坍倒鋼筋的廣場那次。Erik偶爾還是會想,想著明明他都還記得當初看著背向自己走開Charles時,那種胸口疼痛,那種每一口呼吸像是吸進砂礫一樣的感覺。那為什麼他會覺得讓Charles無力地看著自己離去,而對方卻不會有任何感受呢?

當Erik把人抱回房間的時候聞到了牙膏的薄荷味,肥皂的味道、鬚後水的味道,還有感覺到Charles將冰涼溼潤的面頰貼在自己衣服上的觸感。Erik想這是他的朋友有意為之,出於某種他無法理解的玩心在他淺藍色襯衫上留一塊略深的痕跡。

Charles被放回了輪椅上之後咕噥了一聲謝謝。Erik也輕聲應了一下就打算離開房間繼續烹煮早餐,但卻被喊住了。

  「今天早餐我來做。」,Charles迅速套好了衣服,操作著輪椅搶在對方之前進到廚房。

這棟湖邊的小屋能夠改造的空間有限,像是對於輪椅的高度來說過高的廚房檯面就是一個例子,所以Charles拖過另一張夠高的椅子,把自己撐上去。Erik一言不發地走過去,把所有可能會用到的食材移動到對方伸手可及的位置。

 
 
------------------------------------------
 
正式收錄多少會有更改以及修正。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