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未來AU,

邪/瓶,[G]

這個作品是我2014年一月的舊作,是個坑,但是現在看來我還是很喜歡,希望自己可以寫完。

 

其之一,「首先,否定了人性。」

 

  370是吳邪這裡最金貴的仿生人。

仿生人的概念或許有些難以理解,但用早期一點的說法來講,就是機器人。說370金貴倒也不是因為他的性能有多好,就是任何一台基本款仿生人的標準,比人類優秀許多的速度、強度、力氣,邏輯、觀察力、記憶力那一類的,它不同的地方在於它有類似於人類的情感。370有情緒,有它自己的個性,在當初不遵守三律法的它差一點被銷毀,但是當初研發團隊裡一個女科學家將它藏了起來。藏了快五十年,生產370的公司倒閉,所以370在技術層面上沒有任何一家實驗室有權利將它銷毀,而那時候又通過了法律,仿生人在無傷害人的傾向的前提下只要有一般人類要收留,就不得隨意被銷毀。

370的外觀、應該是說大部分的仿生人的外觀雖然未必要到驚為天人,但是至少都會賞心悅目。所以經過多次易主,370還是安然無事地流到吳家的實驗室裡。370有感情喜好這件事情是吳邪先發現的,那時吳邪領著從上司也是自己的親叔的少得可憐的款項替自己物色一個仿生人助理。370是很舊很早期的仿生了,吳邪從回收站裡將370登記到自己的名下。

回收站基本是無人的,只要把不要的仿生人送進去回收站裡,消去了自己對仿生人的登記,從此那個仿生人就與那人無關。回收站會統計,一旦仿生人數過一定的量就會有人類過來請仿生人走入熔爐。吳邪那時候一下子就被370吸引了,仿生人大部分都是在燈光底下,用可以算是熱切的眼神看著吳邪,仿生人的默認設計裡面就是協助人類,所以它們傾向於跟在人類身邊。吳邪就看到角落裡有一個人坐在地上,抬起頭看著天花板,他跟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發現那片天花板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一開始吳邪以為370是人類,他知道有種人是對仿生人的好感多過於人類的,所以他以為自己打擾了他跟仿生人之間的相處。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對,如果那位小哥是人類的話,仿生人應該也會在他身邊繞成一圈。

  “那位小哥,你是...”吳邪開完口就覺得哪裡不對了,無論是問對方是人類還是仿生都挺不太禮貌的,但是那時370判斷了一下吳邪可能想問的問題是什麼,回答了一句“我是仿生。”

這麼與眾不同的仿生人自然讓吳邪燃起興致,但是他又想到社會上還有一批人類總是會認為自己是仿生人,似乎也讀懂了吳邪的遲疑,370站了起來走到一旁的終端處理機上把自己的代碼輸入了進去。屏幕上顯示了他的資料,吳邪看到370的出廠日期之後幾乎是兩眼發光,370存在過的時間很長,經歷了許多吳邪認為是大事件的時間點。吳邪確認了370是無主的狀態,刷了自己的身份辨識讓370成為他名下的仿生。

  吳邪是個話癆,他從回收站帶著370回到實驗室的那段路上一直講個不停,他告訴370自己也是研究仿生的,不過研究的是動物,現在仿生寵物已經是一個趨勢,但是因為動物雖然可以模擬出來外觀,但是內在的模擬始終差強人意。跟仿生人不一樣,仿生動物不能有太高的智能,但是過低的智能又不行,需要有學習的能力,但是又要對學習能力做出限制,最重要的是做出鑑別。仿生人因為默認設置加上後續的持有者的對其的教學會有很多種不同的衍生性格跟回應,但是受限於仿生動物的智能跟身為動物應有的發展模式,仿生動物始終就是那幾個固定模式的樣子。吳家在好久以前,在仿生當道之前是養狗起家的,後來仿生科技之後幾乎沒有人要買真的狗。其實跟仿生科技沒有太大的關係。

當人類只能在玻璃帷幕的屏蔽下生存,在像是被養在金魚缸裡面的金魚一樣被罩在特定的地方,以有限的資源活著,養什麼其他不能食用的生物都太奢侈。不用耗費糧食飲水的仿生是時代的必然。

大概是因為一般的仿生人都是默認成親切友好、臉上掛著笑,370的平淡讓吳邪還是下意識地把它當成是人類。吳邪有找過人類的助手,事實上他真的有一個叫王盟的人類助手,但是畢竟人類能夠處理的部份還是有限,所以他讓王盟去處理實驗室之外的事情。仿生人投入工作的優點之一就是它們沒有適應的問題,只有雇主有沒有交代清楚工作內容的問題。吳邪就算是比一般人類腦袋還要優秀的工程師也一樣,還是會有些遺漏的。當370一絲不苟地列舉出吳邪還沒有交代清楚的事項的時候,吳邪才有一點370果然是仿生人的實感。

不過370卻說了一個仿生人不會說的話。

  “我想要儲物間裡面那個抱枕。”那是吳邪的一個朋友送的禮物,但是吳邪嫌棄那個做成黃澄澄小雞造型的抱枕太過孩子氣所以沒有拆封,就一直放在儲物間想著哪天送出去。370在吳邪帶他走過整個實驗室他有權進入的範圍的時候看到了那個塑料套子都沒有拆的抱枕。

  “可以呀。你要那個做什麼。”吳邪聽到這個要求一開始是也怔了一下,如果370是人類他一定會笑著說“那個你喜歡的話就送給你”之類的話,但是撇除370本身就是個動產,沒有資格擁有自己的動產的問題之外,他實在想不到那個仿生要拿那個抱枕做什麼。吳邪自己是研究仿生的,所以他認為如果仿生開口要求什麼東西,那一定就是在智能計算底下得到的結果。

  “我喜歡。”

370這個答案讓吳邪又怔了一下,但是他隨後想到這說不定是前幾個使用者設置的設定。的確會有人把仿生人的喜好設置的跟自己一樣,但是370這個類型的舊款仿生人要做喜好設定似乎比較繁雜一點,連要把那些設定洗掉也很繁雜容易出錯。370那個時代的仿生人還沒有那麼客製化,要做喜好設定是要動到最中樞的晶片。吳邪第二天去實驗室的時候就看到370坐在椅子上,抱枕在他的胸前,跟當初在回收站一樣,370看著天花板。吳邪想370的前任使用者大概有什麼怪癖,居然替370設置了這些喜好。

不過出乎吳邪意料的370沒有喜好設定這個功能,事實上吳邪在程式編碼裡面也找過了,370的喜好不是程式出現的結果,是它自己本身,它那個仿生人出現的自身情緒。吳邪想起了一個在業界裡面有名的傳說,曾經有一個仿生人在三律法之外發展出了他自己的認知,但是一直沒有人提出來那個仿生人是真存在過的證據,都是說那個仿生人最後被開發其型號的公司銷毀。那家公司的原址曾經因為暴雨造成的河川改道沖毀了許多機房,太多的資料都已經毀損。幾乎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那只不過是個傳說而已。

  370就是那個傳說。

  吳邪高興死了。只要他能夠理解370到底是怎麼運行出來那些喜好的機制,並且將那個複製到仿生人甚至是仿生動物的技術上,他就可以突破近百年來所有工程師無法突破的現況了。雖然名聲跟收益也是一個重點,但是最為一個科學家、工程師,能夠突破當代的技術水平做出跨時代的發明才是最大的榮耀。雖然吳邪也想過他這樣算不算剽竊了370設計者的心血,不過從他當初對這個傳說感到好奇開始蒐集的資料裡面也清楚了顯示,跟370同批型號的仿生人沒有一個顯現出這樣的特徵出來。

370不是瑕疵品,不然他無法通過出廠檢驗,但是他一定在程式裡面出現了什麼不一樣的地方。那個不一樣的地方可以通過出廠測試不影響370作為一個仿生人,但是又讓370貼近人性。吳邪記得當初在倫理學裡面的時候,那個幾乎是上個世紀的生物的老教授,他反對把仿生人做的貼近人性。那個老教授認為人性不可能也不能由1與0的代碼演繹出來。

仿生人是工具,你可以做出符合人體工學的工具,像是螺絲刀、電鑽之類的,但是當那些工具會有跟人類一樣情感,會有喜好會思考,那就是人類的末日,那就群魔亂舞的時代的開始。工具就應該只是工具。吳邪才不管那些,他一直覺得那個老教授把人心吹捧到多美好。吳邪記得他祖父那代還有養狗,祖父就說了“最可怕的不是鬼神,是人心”,又告訴吳邪可靠的反而是最貼近人卻又不是人的,像是狗,像是仿生。

雖然吳邪急於探究370但是他平常也有外接的案子要做,於是考慮了輕重極緩之後,他還是決定先把手頭上的案子忙完賺到基本的經費。那個案子其實也沒有什麼,就又是仿生狗的樣機。不過這次要做的是小型狗,這種小型狗其實挺多人做的,但是吳邪就是要挑戰把體型做到最小,但是又不失去其應有的寵物狗表現。

那段時間有了370的幫助簡直是吳邪工作效率最高的一次,而且吳邪也從中觀察了370更多的,像是人類的地方。關於那個案子,其實最難的部份只是把動力核塞進去,那是仿生的動力來源,發展穩定成熟的核最小的尺寸大約是直徑15cm的球體,不過一家公司設計了只有10cm的核,還在開發實驗階段,不過先送了幾顆給吳邪。

那個意外簡單來說就是那顆核爆炸了,首當其衝的是370。

仿生人大部份都是把計算中樞跟動力核一個放在胸腔一個放在腹腔,放在頭部這個作法早就被公認是不安全的設計。不巧寵物狗爆炸前是窩在370的大腿上在模擬睡眠。吳邪才不管哪隻仿生狗怎麼樣,他只知道370不管是計算中樞還是動力核都離那個爆炸太近了。370的腹部仿生外表被融掉了一大層,幾乎露出內部的金屬框架。370那一代的仿生人在動力核附近溫度過高的時候有自動關機的功能,這當然最主要為的是保護那個時代的動力核不要因為環溫過高跟著爆炸,吳邪之前也私心地將370的動力核換成目前最高端最穩定的那種了,但是他忘記把那個機制拿掉。

  他讓370再次啟動,所有仿生的默認設置之一就是眼皮開張就是啟動。370張開了眼皮,但是沒有任何的反應。吳邪一腳把已經成為黑色不明物體的寵物狗殘渣踢開,揭開了370腹部的面板。吳邪拿電錶初步測量了一下發現是其中一片晶片短路了,要命的是那個晶片很小,早期的產品,市場上還有但是要買還要等人去挖倉庫。吳邪不只一次動過要把370的控制面板整個換新的念頭,但是他又擔心換了之後370的特別也會跟著消失。其實通常都沒有人會想要去換去升級仿生的面板,對他們而言需要換新的時候只要再去買新的型號就好了。同一家公司出品的仿生之間的記憶跟設定大抵可以相容,外觀的話只要肯花錢都可再打造。

那塊小晶片吳邪這裡有備品,但是他對於自己能不能換成功這點很緊張。倒也不是說他這個工程師的資格是假的,只是370那塊晶片的難度真的太高,吳邪花了一個多小時終於把那個只有1cm大、四邊共有32根針腳的晶片沾上去,他覺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要花了。他再一次重啟370的時候,370唯一的反應就是低下頭來看著吳邪,但是沒有說半句話。要是有其他人這個時候走進來的話,大概會以為他們兩個在做什麼兒童不宜的事情。370就是坐在椅子上,而吳邪坐在他兩腿之間的地板上,整個頭幾乎是貼在對方的腹部上。吳邪大概又花了半個小時才找到自己是哪根針腳沒有沾好。

  “小哥,你還記得你喜歡什麼嘛?”

做完基本的檢查之後吳邪初步判斷370沒有更嚴重的受損,除了外觀上的之外。但是他更在意370的人性有沒有被影響到,他不希望370換了一個晶片之後就被格盤成跟一般的仿生人一樣。  

  “記得,我不會忘記自己喜歡什麼。”370這麼說是真的,吳邪早就注意到370這個型號的仿生人記憶體容量是不夠它走過出廠之後那個那些歲月,一定要定時洗掉。但是370的喜好就很跨時代,它喜歡閱讀實體書、喜歡真的動物,喜歡舊時代的布料纖維...

370挨近吳邪,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吳邪伸手把370摟住,在心理想著要改善他的外觀塑料,那個親起來的味道跟觸感真的不好。他的髮小公司是做這個的業界龍頭,他一定要去問問能夠做到哪種程度。



 

tbc…
 


extra bonus(?)想放進去但是又放不進去的東西。

 

仿生人當然也是有為了性愛需求而設計的,但是370不是這個款。所以它沒有可以插入或被插入的地方,外在塑料雖然也是擬真型的,但是跟那種專門造來做性伴侶的仿生還是有差距。仿生人不會有性欲,但是370喜歡吳邪沈溺其中的表現。仿生人沒有攝食的需求,自然口腔也是做個大概看上去的樣子,舌頭也是大概能在發聲的需要上做的設計,不過為了工作的關係,所以手部的肌肉設置到是很精細。370從吳邪的反應得知自己的口活表現不好,但是雙手帶給他的刺激很夠。沒有性器不是問題,它可以用手指就把吳邪刺激到高潮。它喜歡吳邪赤裸汗涔涔地貼在它的身上,它喜歡吳邪精液的氣味,它喜歡吳邪拿性器蹭它的身體。它喜歡吳邪用迷濛的嗓音叫他小哥,它喜歡吳邪叫他張起靈。


 


靈感來源:

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2001(film)

I,Robot ,2004(film)

Kara - Heavy Rain's Dev Trailer ,2012

 


 

2018年補記:

我在想大概是因為去年看了《Blade Runner 2049 ,2017》,又補了《Blade Runner,  1982》。
讓我想到了這個文坑,這個文原本有三個部份,第一個部份如大家所看在上面,第二部是花爺跟黑瞎子,最後第三部是大爺二爺的。 

 

還有一個番外篇,決定把更多想說的放在那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蛇 的頭像
阿蛇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