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未來AU,

邪/瓶,花/黑[G]

我2014年未完成群魔亂舞系列的番外篇,應該是三部之後一點點餘味,但是可惜當年的我只寫完了第一部份,希望自己有本事寫完。

 


 

 

  那條通往車站的小道,是少年無意間發現的。

此後他都是走那條路去車站,可以把10分鐘的路程變成5分鐘,就算那條路暗了點窄了點也沒差。那天他是早上,冬天的時候天還沒有那麼快亮,都已經五點半了亮著的只有一盞路燈。少年拉好自己的圍巾打算快步走過小道,到溫暖的車站裡面。然後他突然聽到一個老人家的聲音罵罵咧咧的,還有另外一個聲音,年輕冷靜一點,但是聽起來似乎不是人類的聲音。少年順著聲音的來源一看,一個白髮的老人坐在地上,另一個手上掛滿購物帶的年輕人正在試圖把那個老人拉起來。但是他嘗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把老人拉起來。老人罵著那個年輕人怎麼笨手笨腳成這樣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年輕人沒有回嘴,只是要老人把兩隻手都給他。

  少年確定那個比自己大上幾歲的年輕人雖然會花一點時間,但應該還是可以把老人攙扶起來。但是他想到,現在天氣很冷,老人坐在冰冷的石地板上。少年走近老人的背後,放下自己的包包。老人說不用麻煩他了,但是少年還是堅持要幫忙。他將自己的雙手穿過老人的腋下,他注意到老人的右手上還拿著一隻菸,所以年輕人只能用單手拉著他。少年小心翼翼地把老人撐起來,但是不忘要老人慢一點。少年說話帶著點京片子的味道,他對老人說,慢慢來,不要急著站,如果哪裡疼了要說。最後他們成功地讓老人站好,少年拾起老人掉在地上的拐杖遞給對方。他注意到了,那個年輕人應該是仿生,很舊型號的仿生。他不敢去細想那兩個人身後有什麼故事。

少年出生的時候,政府已經下令要開始遷移,要遷移到另一個星球去。到他現在這個年紀,出發往新居住地的飛行船已經離開了十七艘。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擁有資格離開,就少年所知道的,年紀是一個考量,像那樣的老人如果不是有雄厚的家產應該是過不去的,仿生的情況也有差不多的規定,沒有特別用途的仿生就是看出場年份送過去當勞力,舊型的仿生只能留下或是塞錢。還有一種可能,是像他這樣,被政府要求留下的人。他的家族事業是做仿生人的外觀塑料,一個不太能說的秘密,那到了他這個時代還是對環境不友善的科技。已經毒害了整個地球,不能再帶過去毒害另一個。所以生產還是要留在地球,他們企業裡其他部門已經遷走。這是長輩決定好的事情,他的未來已經被規劃好了。

  老人跟少年道謝,少年跟兩個人道別。

  吳邪拿了另一根菸想抽,就被370搶走。吳邪搶了回來,說他以前就檢查過了,自己的基因型是不容易罹癌的,就讓他抽吧。剛才那個少年是解雨臣,但不是他認識的那一個。關於克隆體的法律有一條很奇怪,但是卻有其理由的規定。一次只能有一個克隆體。這條律法在政府下令遷徙往外星之前被修正,修正成是一個星球上只能有一個。

吳邪不清處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但是知道當局堅持要讓解雨臣過去,讓他在地球留著克隆體就好,但是解雨臣不肯,他甚至動用了一點影響力讓克隆體的修法變得窒礙難行。然後沒多久,解雨臣就被殺了。在他們這個時候只要腦部沒有被破壞就還救得回來,但是吳邪永遠記得那個時候他跟解雨臣才剛踏出了辦公大廈,在370跟黑瞎子注意到之前,解雨臣的腦門便被射穿了一個大洞。解雨臣的基因編碼早就被保存下來,所以當他一死他的克隆體便開始準備。當局的解釋是說那是一個不滿被辭退的工人幹的。吳邪知道那個時候黑瞎子很難過,作為一個長命的外星種族,甚至都看過整個星球毀滅的外星人,黑瞎子的反應太大了。黑瞎子告訴吳邪,他其實看過他跟解雨臣幾次,370也是。地球跟人類一直以來都是他偏愛,雖然他習慣在星球之間旅行,但是每當他覺得需要放鬆的時候他就會降落在地球。

  370不記得黑瞎子是因為他定時的格盤,吳邪跟解雨臣單純的是因為克隆體無法複製記憶。克隆體說穿了也只是同樣的基因,但不是同個人。要成為一個人不僅只是基因,還有他的成長環境、教育、所遭遇的事情。黑瞎子說,克隆出來也只是徒具那個模樣而已。吳邪覺得這不完全正確,剛剛跟年少的解雨臣近距離接觸的時候,他聞到了之前那個解雨臣也很喜歡的洗髮水的味道。有些還是一樣的吧。吳邪想著要不要通知不知道已經去哪裡流浪的黑瞎子,要他回來看看已經步入少年模樣的解雨臣。370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直接了當的告訴吳邪,這個解雨臣跟他們之前認識的那個不一樣。

吳邪想到了他第一次勸370離開得時候說的,他告訴370那個星球也沒有什麼不好,那個星球上甚至也有一個克隆體吳邪。370只簡單地回了一句“我分的出來,你們不一樣。”就把他堵到說不出其他的話。吳邪是很希望370可以離開的,幾乎可以算是永遠活著的他不應該待在一個終究會被遺忘的星球上。反正370的記憶大概是他也不接受370幾百年之後會格盤一次,把他忘了之後他應該是可以繼續去喜歡那個被克隆的自己才對。這樣其實也挺不錯的,反正人類的壽命也不過百年,如果在外星的他對社會依然有貢獻的話,自己應該會繼續會有克隆體。

吳邪跟370慢慢走回他們的家,沒走多遠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年少的解雨臣跑了過來,遞了一張名片給他們。說如果有什麼問題需要幫忙的話,上面有聯絡的方式。吳邪慢慢吞吞地把名片收到口袋裡。他唯一想到需要解雨臣幫忙的地方,就是等他死了之後,要把370交給他。然後或許他會把他們的故事告訴這個解雨臣,至少他一定會說370的事,他無法容許370這樣特別的仿生被當成一般的仿生處理掉或是當成一般的仿生那樣存在下去。吳邪希望370可以做他喜歡的事情,像個人一樣自由,而不是被當成工具。

  大概是按捺不住,後續吳邪還是跟解雨臣保持著聯繫,成了忘年之交。這個解雨臣比他之前認識的解雨臣更加柔軟和善,更加容易對人敞開心胸。吳邪想這大概是因為解雨臣現在身邊幾乎都是仿生的關係,他的身邊沒有當初讓他認識的解雨臣要處心積慮對抗的人。吳邪沒多久被解雨臣接過去一起生活,370照顧他們兩個人的生活起居。吳邪還是聯絡了黑瞎子,黑瞎子來看他的時候解雨臣當然也在。黑瞎子表現得很正常,一副兩個人是第一次見面一樣,反倒是解雨臣,這個解雨臣不太會隱藏臉上的表情,吳邪告訴他說黑瞎子是他一個很信任的朋友,有什麼想問的直接說出來沒有關係。

  “他不是仿生,但好像也不是人類。”解雨臣說得直接,相對於吳邪笑開的臉,黑瞎子的臉色凝重了一點。“你告訴他的?”

  “我沒有那麼無聊,來,小花你說一下為什麼會這樣想。“

  解雨臣開始分析,他說他剛才跟黑瞎子握手的時候就覺得他的皮膚觸感、溫度還有骨骼的位置有點不太一樣,跟他所有已知的仿生都不一樣,至於說他不是人類只是單純的直覺而已,雖然他很瞭解仿生,可以到一觸摸就知道的地步,但是他對人體沒有那麼熟悉,只能感覺黑瞎子的手似乎也不像是人類會有的。

  “我是外星人,你信嘛?”黑瞎子也直接說了,解雨臣接受得很快,說,有什麼好不信的。

  吳邪突然覺得自己是個挺差勁的人,自己難過不說,也拉黑瞎子下水。

  幸好,吳邪揪著370的手想著,幸好370不會難過。

 

fin.

 


 

2018後記:

 

好吧,雖然我沒有成功完成,但是從上面可以看到一點點蛛絲馬跡我原本的野心吧。

 

其之一,「首先,否定了人性。」,見連結:這裡 

其之二,「再來,去質疑靈魂。」,到這裡整體的故事才算是有個明顯架構,仿生、還有克隆體。如果足夠敏銳便會發現,是的,小花跟吳邪兩位都是克隆,原本設定裡面現代小花是透過之前的自己留下的線索發現的,發現他活在計畫裡面、還在計畫中,他還有自己一直想要完成的計畫。黑瞎子是外星人,真的是,雖然很好笑但是我覺得很合,沒什麼大故事,就是一個在星際流浪長壽但是快絕種的傢伙。黑瞎子看過很多次吳邪跟小花,但是因為小哥這次他第一次與他們接觸。然後就是跟小花談戀愛。上面那篇故事裡面小花跟黑瞎子的場景台詞基本都出現過,難得可以複製貼上但是我根本沒有寫到XDDD  小花在知道自己的情況後也問過黑瞎子如果黑瞎子再一次遇到他的克隆是否也會同樣喜歡上,黑瞎子誠實地回答不知道。

其之三,「最後,顛覆掉生死。」,最後是大爺跟二爺的故事,初代小花的計畫。初代的小花知道克隆,也知道自己會反覆地被利用下去。他知道從克隆的那一刻起人就會像是工具一樣,所以他不介意自己成為工具,但是他希望可以找到方式讓死去的二月紅復活,而不是用克隆的方式。復活大爺是因為小花認為他對二爺有虧欠,別想一死百了。不太記得這個我要寫什麼了,但是確定就是跟AI一樣,帶回來的人只有短短的一天。

 

以上。

 

到底什麼使得人類自以為自己特別呢?

人性、靈魂還是什麼?

四年前我有同樣的疑問,去年看了電影,又想問一樣的問題。

 

一樣沒有答案。

 

 

 

 

 

創作者介紹

夔。Ophidiophobia

阿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